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听了一些事

不晓得咋个看待一些人
真的像吃屎

新年如此,大过年的,意想不到的坏心情包围我
我可能单纯幼稚至死,当然没什么不好的

社交恐惧症又回来了(之前有过吗?)
一切爱慕如果能够因为一句告白而变得有希望的话,那对我而言是少了一件难事

羡慕年少的无限潜能被开发出一点点时候的样子

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