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不会送别,你得自己教自己

有些语无伦次,还写了挺多无关联或是无关的话,无聊时看着玩儿。

本来想写点啥道理,类似于鸡汤之类的,最后发现自己就是记了些流水账。

真的用来看着玩儿。

赏味期限就定在这一整个毕业季。










今天晚上补习,我一个同班的朋友像往常一样来上课,带着一杯星巴克和一碗711的好炖。坐下来开吃时,嘀咕了一句机场的711味道就是不一样。当时我没有接她的话。

我知道肯定有些啥事,但我并没有想要知道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她吃了一小口鸡肉脆骨丸(能认出来的我也是挺拼的),然后问我吃不吃,我说你不吃么,她说她就吃素也行。我看了一眼碗中被咬了几口的炖萝卜,然后就说那我把一整个吃完了,她愉快地说了一句好,我就很愉快的一个吞下。

卧槽你还真吃完了?

我捂着嘴笑,差点喷出来。
不过我还是装作不经意地说,这口感好软萌哦!
她说对啊,我在机场的711买的。

从这里,这段文字要说的中心开始了。







她去机场送人,送一些她的小学同学和一个小学同学•男闺蜜•喜欢她且她也喜欢的人。

他们之间的事我知道的不算太多,但应该是除了她小学的女闺蜜之外情报掌握的较多的人(…),说是不算太多,其实是因为我不太关心这种事,恋爱啥的真的离我太远了。

她说她一进机场就开始哭,她小学女闺蜜也和她一起哭,之前她送了其他的人,吐槽说为什么今天出去的人那么多。

她男闺蜜对她说,你要等我,等我三年我就回来陪你。

她有了目标,考高中,考大学,然后等着那些说要陪她的人们回来。

在安检口时,望着男闺蜜离去的背影,她忍不住哭出了声,那男闺蜜果断转身回来一把抱住她。




在去年夏天,他们闹矛盾了。男闺蜜认为她在和别人谈恋爱,便假装网恋去气她。我记得她当时跟我说她哭了很久,然后就想着就这样了吧。就没听她再提过。

所以今天听她说她去送那男闺蜜,我很惊讶问,你们不是闹矛盾了吗?她说今年寒假就和好了。(她应该跟我说过,但我忘记了,对不起。)

我问的不多,但我知道她很难过。

我跟她说我无法想像我若是和别人耍朋友,要分开的时候我可能就走不出来了,她说你在说啥啊,他说了让我等他的。

我抓错了重点。不,是又没认真听她说话。

故事的叙述到这里就差不多了,我觉得刚开始想写这段话的意义也忘得差不多了。

不写了。










她那杯星巴克我喝了些,榛果拿铁,和我记忆中的味道有些不一样了。没啥钱,每次去星巴克就想喝不同的,感觉喝原来喝过的有些划不来。

不过真的,带着分别味道的榛果拿铁,说不出的苦涩(有股塑料味儿)。

没人教我如何好好地跟别人分别,记得小学的毕业典礼结束后,我催着爸妈赶快就走了,基本没和别人道别。这一走,那句再见可能这辈子也没办法说了。

现在的我也赶上了毕业季,每天都在痛苦的不想学习和不愿意让别人失望中挣扎,到头来自己对自己失望了。

周四会考没考好,和另一个同学逃了最后一节课,在校园里闲逛,说着你绝不觉得,放暑假后,我们最多再和同学们约着出去玩个几次,就会慢慢地断了联系?

她说对啊,就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

我说我根本没办法想象。一个毕业典礼,一群人就散了,如今能够十分简单地每天见面,到以后都是奢求。

现在每天在学校老师所要求的就是排除一切干扰因素,把所有心思放在学习上。老师,我真希望你能够教会我们如何分别,才能做到以后不会后悔,回想起来不会忽然泪水满面。

讲我那同班朋友的事,是因为我会因此在意许久。久到她或许进入了紧张的复习状态,不会在每天晚上九点过放学回到家,疲惫地入睡前,悄悄地哭泣。

我渴望着不去学校,怕每一天都会对自己更失望,可我又想好好地与大家告别,或是说对三年来让我成长的回忆们告别。亦或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放弃。

我知道了没有结果的暗恋的滋味。那是永远无法说出口的爱恋,因为他有着一心想要追随的人。

我知道了付出真心,却没有回报,甚至被伤害的苦痛。我渐渐不再说自己朋友多,因为我不敢再随便付出真心,一个人到头来是为自己在活着。

我看见了许多梦想的破灭。那些人如今变成了刚入学前他们不曾预料到的模样,现在每一天到学校都是无所事事的样子。天知道那无所谓的神情下是如何的痛苦与后悔?

但我想和这些好好道别。也想和今天补习班的老师道别,他教了我三年,我曾厌恶地不想上那一个假期的二十节课,到现在最后多还剩两三节。

写到这里,是真的差不多了。就是想告诉自己分别时要好好道别。








以及蹭吃、逃课的日常。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