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竹马】アイコトバ 11(End)

吃土吃到饱:

仓促完结


实在是编不下去了(跪下


11


二宫坐在相叶家的客厅里,另一边的沙发上坐着相叶的父亲,相叶的母亲端了托盘从厨房里出来,在二宫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一杯茶。二宫心想这待遇比以前那次可是好了不少,那次他在书房门口跪了得有三四个钟头,后来要不是裕介好心送他去了车站,他估计得爬着回去。


 


相叶父母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也难怪,儿子的前同性恋人不请自来,让对方进屋还上了杯茶,已经算是宽宏大量了。来的路上二宫已经想好了见到相叶父母要怎么说,他坐直身子,两手放在膝盖上,郑重地开口:


 


“伯父、伯母,请让我见一次相葉さん。”


 


相叶的父亲明显皱起了眉头,母亲则叹了口气,别过脸保持沉默。


 


“……去年那孩子回家的时候,说你们已经分手了。”言下之意是事到如今你还跑来找我儿子做什么。


 


“的确是这样没错,本来我也没想过要再见面的……但是昨天得知相葉さん进医院以后,我还是无论如何想再见他一面。”


 


二宫语毕,三个人陷入了沉默。他仔细观察着相叶父母的神色,手心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就算让你们见面了,又能怎样呢?”相叶的母亲几天没合眼,显得很憔悴,二宫能看到她眼里的血丝和深深的无奈与无助,“……雅纪他很痛苦,我知道你们都很不好受,可是我们作为父母也很痛苦——”


 


相叶的父亲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妻子的话。他朝她摇摇头,侧过身来面向二宫,斟酌了一下说道:


 


“二宮君,上次的事情,对不住。”


 


上次的事情,指的是让二宫在书房门口跪了好几个钟头,最后还是没同意见他的事情,二宫没想到相叶的父亲会主动提起这事,而且还放低姿态主动向他道歉。二宫赶紧摇头,往前坐了一些,朝对方低下头。


 


相叶父亲继续说道:“先不说我们同不同意你去见雅纪,如果你想见的话,趁裕介在医院陪护的时候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专程来征求我们的同意呢?”


 


“……在伯父伯母前面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相葉さん真的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人,”说起相叶,二宫忍不住带了点笑意,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虽然因为我的缘故,他跟你们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但是他一直都有通过裕介了解家里的近况……分手,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始终放不下家人。想要再见一面毕竟是我单方面的想法,既然相葉さん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必须尊重他,所以我想,至少要征得你们的同意。”


 


 


 


“你们的事情刚被爸妈知道那会儿,二宮さん一个人来过我们家。妈妈那时候生病了,因为你们的事情心情一直不好,病也拖了很久不见好……二宮さん是来求爸妈,让你能回家看看她。”


 


裕介说的事情相叶从来没听二宫提过。


 


那时候他被家里断了经济来源,又要打工又忙着毕业找工作,焦头烂额。有一天晚上他正在居酒屋打工,接到裕介的电话,嘈杂的环境里他隐约听到弟弟说妈妈病了很久了什么的,他还来不及回话,又有一桌客人催促点单,他连忙挂了电话,用力拍了几下脸,从口袋里拿了纸笔快步过去。回去的路上相叶一个人站在半夜的路灯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二宫的手机。光是听到另一头传来的二宫的声音,相叶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他哭不仅是因为母亲生病,不仅是因为有家不能回。


 


换一种说法,如果电话另一头的人不是二宫,相叶不管心里多难受,都是不会哭出来的。


 


在旅馆里,二宫对他说过,他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相叶现在突然意识到,从今往后的道路可能比他想象的要困难得多,而二宫当时亲吻着他的眼睛对他说的话,可能会是今后遇到困难时,他唯一可以视作救命稻草的东西了。


 


他在电话里哭着说自己连看望生病的母亲的资格也没有了,二宫显然是非常在意相叶的这句话,没过多久就提出了分手。相叶猜想肯定是因为二宫知道父母在自己心里的重量,才下定决心要分手的,他没有同意,也想办法让二宫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二宫瞒着他一个人跑去了千叶。


 


“当时父亲还在气头上,当然不愿意见他,我放学回家,就看到二宮さん跪在书房门口,应该是跪了很长时间了,整个人都有点发抖……跪到实在撑不住了,他才起来的。我看他一个人连路也走不了,就送他去了车站。”


 


“……”


 


“……其实,不瞒你说,我一开始知道你和二宮さん的事情,也和爸妈一样,接受不了。”裕介抓了抓后脑勺,“那次我送他去车站,分开的时候他跟我说,哥哥你已经和爸妈断绝关系了,要是我再疏远你,你就真的再也回不去这个家了。他还郑重其事地鞠了躬,拜托我无论如何要和你保持联系……这么多年我一直不反对你们,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二宮さん。”


 


二宫为了他做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跪下来求他的父母,拜托他的弟弟给他回家的机会。那时候二宫应该已经彻底打消了要和相叶分手的念头,所以才下定决心来到千叶。面子、尊严什么的统统不需要,他是要一直陪在相叶雅纪身边的人,为了相叶,他做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没能见到相叶的父母,回东京的车上,二宫望着窗外快速后退的景色,也许在心里向相叶道过歉,也许不自觉地握过拳,在心里告诉自己大丈夫。


 


 


そばにいるから。


 


他会一直陪在相叶的身边,所以没关系。


 


相叶也会一直陪在他身边的,所以,没有关系。


 


 


不仅二宫是相叶的救命稻草,相叶同样也是二宫的救命稻草。


 


 


而他却什么也不知道。


 


就这样离开了二宫的身边。


 


 


 


二宫按照裕介给的地址来到医院的时候,后者正好从病房里出来。


 


“我哥说他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裕介指指房门,“对了,我爸妈那边……”


 


二宫点点头:“算是同意我们再见一面吧。”


 


“哈?再见一面?”


 


“我还有些话没来得及和相葉君说,就被他给甩了,想趁这个机会赶紧说了,不然不知道又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说。”


 


 


那么那么多没来得及和你说的话。那么那么多没来得及和你一起做的事。


 


 


 


拉门被推开,相叶侧头朝着窗户,所以没看见进来的人是谁。他以为是裕介又回来了。


 


“不是说了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吗?”


 


“……那可不行,我还要赶着回东京呢。”


 


是二宫的声音。


 


几个月没有听见过的声音。


 


听了十多年的声音。


 


相叶猛地回头,动作太大牵扯到刀口,疼得他龇牙。二宫连忙伸手把他按在床上。


 


“笨蛋,别乱动。”


 


是二宫的手。


 


是二宫的眼睛。


 


是二宫的鼻子。


 


是二宫的嘴巴。


 


是二宫经常叫的,笨蛋。


 


“你瘦了。”二宫说。


 


相叶整张脸已经皱在了一块,一半是因为伤口疼,一半是因为胸口一涌而上的无法言喻的感情。


 


“不许哭。”二宫说。


 


相叶吸了吸鼻子,想要抑制住大哭的冲动,努力了半天,最后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忍不住。”相叶回答道。他也不想哭的,泪水模糊视线,就没有办法把二宫好好看清楚了。


 


二宫抽了纸巾帮他擦眼泪,一边擦一边轻轻拍着相叶的头安抚他。等相叶哭的差不多了,二宫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你怎么不问我?”


 


“问什么?”


 


“怎么知道你住院的,怎么会来的。”


 


相叶盯着天花板,刚刚哭过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


 


“因为NINO你喜欢我呀。”


 


“……”


 


“哎呀,开玩笑的!”相叶连忙说道,“我可是病人,你别动手!”


 


“嘛,没错。”


 


“哎?”


 


“……好话不说第二遍。”


 


相叶笑了起来:“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


 


二宫没说话,他伸手遮住了相叶的眼睛。相叶能闻到二宫手心里淡淡的汗味,明明是冬天,却在出手汗,看来对方不知为何相当紧张。二宫吸了口气,凑到相叶耳朵边上,小声说道:


 


“分手以后才想起来,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过……”二宫能感觉到,在他的手掌心下面,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相叶的眼珠子来回转动着,他忍不住笑了,“……我喜欢你,一直都是。”


 


相叶觉得耳朵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呐,NINO,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所以对不起,没有考虑过你的心情就自说自话提了分手,还以为是对你好。”


 


二宫的手抖了一下,他想要松开,却被相叶按住。


 


“就这样不要动。看到你的脸我说不定又要哭了。”


 


“……那我接下去要说的话你听了可不许哭……我下个月要去新加坡工作了。”


 


“哎?!去多久?什么时候决定的?”


 


“就最近决定的。两三年吧,还说不好。”


 


“下个月去的话,”相叶的语气稍显遗憾,“今年没法一起去赏花了啊。”


 


“嗯。”


 


“でも、大丈夫だよ。”


 


“嗯。”


 


“等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去吧。”


 


二宫松开手,低下头,亲吻了相叶的眼睛。


-全文终-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