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磁石】往返车票 下

铁胆火车侠nari:

没错我就是爆字数了,一次看完太累,于是我分开发了


核桃露小伙伴们壮大了呢么么哒


更完这个继续加入现充的浪潮!


====================================


6.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懂樱井翔。


不懂他为何说好了不会忘记,却再也没有回过富良野。


 


---------------------------------------------


 


“翔君!翔君!”


樱井刚一推开嘻哈社的部活教室的门,就差点被堂本沙耶撞飞出去。


“你看兔娘长大了!毛茸茸胖乎乎太棒了!”沙耶双手抱着一只白色绒毛兔,兴奋地对着他说。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兔子的头,兔子的耳朵立刻满足似的垂了下去。


“连兔娘都为翔君倾倒啦!”


樱井早已习惯沙耶这一惊一乍的性格,也奇怪为什么千里迢迢从美国来的留学生Jamal偏偏看上了在大家看来有点过分活泼甚至有点烦的她。樱井不止一次悄悄感慨,每个人都有他终究会走上的光明之路。


他放下单肩包,抬头却看到幽灵部员阿卡林君不断地抹着镜片后面的眼泪,还伴随着呜呜声。


“这是怎么了?”


“昨晚不是有那个直播节目嘛,那个很红的五人组合披露了新歌,叫做《故乡》,那家伙一直单曲循环,哭成这个样子。”堂本沙耶的直系学妹富山花子一边对着镜子补妆一边说道。


“Akarin-kun真是多愁善感呢~”兔子不知何时跑到了Jamal怀里,Jamal和沙耶一起点点头确认着意见。


“阿卡林君你故乡在哪里啊?怎么难过成这个样子?”沙耶问道。


阿卡林抽出一张纸巾,用力擤着鼻涕,呜咽着说出几个音节:“东……东京……”


“那你感伤个鬼啊!明明每周都可以回家吧。”花子的眼神从色彩斑斓的指甲上移开,无奈地瞟了瞟阿卡林,“不过话说我们全员都是东京出身吧,除了Jamal。”


“Yeah, New York City~”Jamal律动着身体回应着。


“不对,没记错的话,翔君不是东京出身吧……”沙耶抱着兔子,偏着头仔细回忆着。


“嗯,我是北海道出身。”


“Wow,wonderful!北海道哪里?”Jamal对日本文化一向兴致盎然。


“一个小城市,富良野。”


“不是那个薰衣草超级漂亮的地方!”


“怎么没听你说过啊,这么好的地方一定要带我们去啊!”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富良野的好,对于富良野出身的樱井却没有丝毫实感,仿佛大家讨论的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而非自己熟悉的故乡。


在印象里是的确存在着富良野的一切的。永远澄澈的天空,绵延欺负的小山,夏天成片的薰衣草铺满大地,冬天洁白的世界延伸至天边。房子矮矮的,路窄窄的,商店街不是很繁华,有一家小小的杂货店,杂货店门前站着小小的售货员。学校很大,阳光会照射在落了灰的教室里和宽阔的棒球场,会通过空气中的水珠散射成彩虹的样子。车站很清冷,候车长椅的椅背后伸着一只树枝,夏天会开花,冬天会落雪,静静看着每天800个在这里离别重逢的人。


樱井清晰地记着富良野的一切,却像在脑海里播放着别人的电影,落在视网膜上,进不到心里。


“翔君?翔君!”


沙耶的喊声让他重新集中了注意力。


“考完试后暑假带我们一起去富良野怎么样?”


樱井却面露难色,惹得其他人一阵稀奇:“怎么了?”


“那个……我来东京念大学之后就没有回去过了,本来可以回去,但是春天我一个人来到东京,初夏全家人就一起搬过来了,生意和产业也一起搬了过来,那里已经没有家了。就算在那里生活了十几年,但家人全部在东京,朋友们也大部分去到札幌或者旭川,没有那些人,就算景色很熟悉,也只是一个很熟悉的陌生地方而已……”樱井努力用话语形容着自己的心情,希望可以得到共鸣。


“啊,翔君我懂你,这也是另一种乡愁呢,知道已经失改变、已经失去了,反而害怕去面对了。”花子说道。


“嗯……我似乎也懂一些,我也有很多朋友啊,联系的少了之后就会想到底还可不可以联系她们了,反而关系会越来越淡了……”沙耶一边抚摸着兔子,若有所思的说。


“不过就没有一点留恋的吗?比如约定了在老家一直等你的美丽姑娘什么的?”沙耶一副“你懂得”的样子拍拍樱井的肩膀。


约定……


“啊啊啊看起来是有的!你们看他这副表情!”沙耶一副发现新大陆的样子大声叫道。


“没有啦,哪里有什么姑娘!”


“咦……你们信吗,反正我是不信!”


大家的眼神里都带着一副看穿世事的样子。


“不懂你们日本人,想回去就回去,想见面就见面,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呢?”Jamal盯着兔娘,希望可以从它这里得到一点认同。


兔娘疑惑地甩了甩耳朵。


 


7.


 


时隔四年,樱井再次踏上了北海道的土地。


时值盛夏,即便是北海道也炎热无比,尤其是比较发达一些的札幌,和小城富良野比起来更是干热,少了些自然的抚慰。


五个人从成田机场飞往新千岁机场,再从新千岁机场搭Jr线直接去往富良野。


樱井本想选择当时上京的路线,却发现旭川机场其实在旭川站和富良野站之间,自己当时就那么饶了远路,于是这次选择了更合适的方式。


 


“薰衣草好美啊——!”


“也好香啊——!”


两个女生见到大片的薰衣草田就激动起来,迫不及待地投向了薰衣草花海的怀抱。


阳光正好,少女们宽檐帽的影子映在花田中。


“翔君!这边有没有可以买到香香的薰衣草味的东西的地方啊?”沙耶问道。


藏蓝色的牌子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设计精良的霓虹灯牌。没有拥挤的店面,没有吱呀乱叫的电风扇,没有举着苍蝇拍打苍蝇的少年,只是在冷气充足的明亮店面里整齐的码放着富良野的纪念品。少女们没有买到薰衣草味的洗护套装,只是一人捧着一瓶薰衣草香水开心地逛着纪念品店。


樱井突然犯了烟瘾,掏出一支香烟,靠在转角的阴影里吸着。


从说明全家人都要搬来东京的那张明信片开始,樱井总会收到来自自己的盖着东京和富良野邮戳的明信片,在自己满怀希望的寄出之后。上面写满了在大都市的见闻、对未来的抱负、对收信人的嘱托和与他的约定,因为实现的太少,樱井已经不太好意思再翻出来回味年轻时候的那些字迹了。


对于城市人来说,富良野真的是个绝佳的游览地点,景色优美民风淳朴,可以让人完全抛弃在大都市的压力和不满,全身心地投入自然、寻找自己。


这些都是嘻哈社的社员们说给樱井的。


觥筹交错,五个来自大城市的年轻人坐在富良野小小的荞麦面店里,昏黄的灯光把食客的影子照的歪歪扭扭,投射在墙上泛黄的充满年代感的海报上。


这家店非常受欢迎,甚至五个人必须要和上班族大叔们共挤在同一个包厢里。来自东京的年轻人们和淳朴的大叔们却意外地合得来,不知不觉几个人的脸上都泛起了红晕,Jamal甚至不断飙起了英语,被一旁的女朋友笑着制止,免得吓到这些普通的大叔。


当朋友们问晚上吃什么时,樱井在最后时刻想到了这家荞麦面店。


自己虽然最喜欢吃荞麦面,但学生时代却是多吃汉堡肉和蛋包饭的,可是有着绝佳风味的汉堡肉店变成了颇具艺术感的建筑物,只有这里还勉强存着些樱井的记忆,却也不是很清晰了。


“不好意思……”绑着藏蓝色头巾的店员拉开日式纸门,低着头跪坐在地上把食物端到了桌上。


 


------------------------------------------------


 


“啊……”二宫在慵懒的阳光下打了一个同样慵懒的哈欠。


“我如果念不到大学的话,就找家荞麦面店打工,每天偷偷给你些荞麦面吃,你就不会饿死了,看我对你多好。”


“谢谢你哦,但别忘了我是小少爷,饿不死的。快仔细看题,念不到大学我看你真有可能变成小头目。”樱井用笔尖戳戳二宫面前填了几个字的试卷,催促着他。


“做完试卷做什么?”


“和我踢足球。”


“烦人,我比较想打棒球……不过也可以吧,昨天打得手臂有些酸了,今天陪你动动腿哈!”


“少说废话!”


樱井用指尖用力点了点二宫的太阳穴。


 


8.


 


二宫发现樱井其实很好懂,而自己也很好懂。


可有些人偏偏没有懂。


 


--------------------------------


 


二宫摘下头上的头巾,甩甩被头巾裹乱的头发,胡乱地在工作服上擦了擦油腻的手,伸进衣襟里拿出了一盒烟。


火星瞬燃,接着便是烟雾连天,像冬天的热乎乎的咖啡。


“现在会抽烟了?”身边坐下一个人,用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和自己搭着话。


烟在二宫手里停留了两秒,终究还是被灭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你也会抽吧?有股难闻的味儿。”


“嗯,我说了小头目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啊。”


“可是小少爷,你迟到了3个夏天哦。”


“对不起,约定的东西没有做到……”樱井的声音越来越小。


二宫却笑了,若无其事地说道:“我也没有做到哦。还是只爱吃汉堡排,高中也没有念完就出来打工,还有,被很多人欺负了。和我约定的,我一项都没有做到,我们彼此彼此。”


樱井想要看清他的表情,却更看不懂他真正的意思。


“我曾经给你寄明信片但是……”


“翔桑。”二宫像是完全知晓他想表达什么似的,中止了他的话,“你知道坐一次富良野线要多久吗?”


“1小时20分。”


“bubu~回答错误。”二宫想自然地拍拍樱井的肩,就像之前习惯的那样,却还是把手停滞在了半空。


“答案是2小时40分哦,是这个世界上最寂寞的2小时40分,我曾尝试过多次。”


夜空清澈的似能看到银河,不知哪个星球的旁边飞过一颗陨石,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地球看来却变成了最幸运的一颗流星。


人们叫得出几乎每一颗流星的名字,却叫不出自己想要的那个名字。


 


9.


 


二宫站在阳台上,两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抬着担架出来。担架上的人蒙着白布,是二宫的父亲。


天边划过一道璀璨的痕迹,他第一次想像天真的小少爷一样许个愿什么的,虽然之前一直都是嘲笑他这么做的。


“希望翔的飞机可以安全抵达东京。”


二宫双手合十,虔诚低语。


 


END.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