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相二]普通人英雄

振听菠萝油:

#来自定时发布的,十月不出意外的最后一篇文(根本不会有意外


#别名我流之用力过度又草草了事的名词解释(。)


#祝阅读愉快XD






No.23


每个月二宫都要进行一次旅行,说是旅行,也只是坐电车到邻市,再转巴士,去出版社拿自己这个月的稿费,顺带再接一点新的活干一点而已。


社会发展至现在,编辑却依然坚持稿费必须当面交付这一原则,怀旧得像大楼走廊里发黄斑驳的墙壁。


“这是传统嘛……你是一个人住,每个月能让我确认一下你身体健康也很不错啊。”上了年纪的编辑透过老花镜和蔼地看着他,“这是新一期的要求,比上一期作画多出了两页呐。”


“人生总是这样一点一点变好的。”临走的时候编辑还给强灌了他一晚心灵鸡汤。


这一路上什么都很老旧,连电车都只有早晚两班,像晨钟暮鼓,哐当哐当地敲打进两座睡不醒的城市里。多余的时间里二宫只能到处闲逛,买一份便宜的便当,坐在长椅上九折太阳吃一个人的午饭,再顶着昏昏欲睡的脑袋看一会新接的画稿要求。


这次是给杂志征文配四格漫画,还留了四个小豆腐块要自由发挥,主题是英雄,所有文章就夹在塞得鼓鼓囊囊的文件袋里。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英雄吗?


他坐在长椅上,昏昏沉沉的脑袋里什么都糊成一团。那些站在舞台上穿着奇怪的衣服,摆着令人费解的pose,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的超能力者,就是英雄吗?留下一地的废墟,两手一挥帅气地飞走。什么嘛,除了满足人们的想象之外简直一无是处。


这算什么英雄。


 


No.27


“今年也要投稿吗?漫画大赏。”编辑吃力地捻动薄薄的日历纸,“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啦。”


“当然啦。”二宫将装着稿费的信封塞进了大衣的贴身口袋,“剧本已经在收尾阶段了。”


“嗯,今年我也会去争取帮你拿一个出版社推荐名额的。”


“到时候就麻烦了。”二宫礼貌地笑了笑,“我先走了,再见。”


 


四年了啊,走出大厦时冷风吹得二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缩起了脖子。


年末的大雪如期而至,风裹挟着雪注砸在地面上,发出极为细微的声响,瞬间淹没在过往车辆的轰鸣声里。


毕业后信心满满地投稿了漫画大赏,捞到了一个最末等的鼓励奖,刊登出的作品很快被一家儿童出版社相中,顺风顺水地成了签约画手。在同行的艳羡里有了一份固定的工作,给一本针对小学生的月刊杂志画条漫,不久就有了自己的连载,因为视角独特,读者来信里还收获了不少的粉丝。


跨过这个年关,就是自己进入漫画行业的第五年了,也算是小有成就,看起来却怎么都差了口气,编辑倒是总是鼓励着自己,勤快地查着新一届漫画大赏的消息,掐着时间提醒自己作画进度。只是之后三年的投稿都石沉大海了,连着经历三年失败,说不受打击都是假的。也许自己真的只能止步于此了,喝醉的夜里他也曾这样沮丧地想过。只是第二天醒来,即使头痛如裂也要握起笔时,又觉得充满了能继续下去的勇气。


生活不算艰辛,但也不够快乐。不能在这样的关头感冒,他用围巾紧紧捂住自己的下半张脸,像每一个陌生的路人一样匆忙地走在路上。


 


No.35


第一次走到这里。


虽说每个月都来,二宫熟悉的也只有那几条路而已。发着呆走在路上,不知不觉就偏离了大道,走进了僻静的居民区。向下蜿蜒的坡道不知终于何处,来路也是一片迷茫,倒是身旁响起了久违的下课铃声。


“这里居然有学校。”二宫闻声转过头打量起来,也不是什么显眼的建筑,一不注意就会错过,铜铸的校牌褪色得厉害,只能模糊地读个大概。


盲校?


“你在这里干嘛?”校门里突然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保安,有些凶神恶煞地叫住了二宫。


“额,我……”


“啊,你是来应聘的吗?”跟在保安后走出来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热情地拉住了二宫的手,阻止了保安对二宫的进一步追问。


“虽然江里爷爷看起来很凶,但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哦,你不要被他吓到了。”解决这起危机后,来人带着二宫熟门熟路地走进了学校,“这里是我的办公室,你先坐吧。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要登记一下。”


“我真的只是路过的……”完全无法打断对方的热情招呼,二宫努力地解释着。


“……诶?”那人忙碌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来应聘的美术老师。因为招聘公告贴出去很久都没有人理会,所以有些太过急切了。”理清事实后,那人朝二宫深深鞠了一躬,“我叫相叶雅纪,是这里的老师。”


“我叫二宫和也。”二宫苦笑着站起来去扶相叶,这么大条的老师也是第一次见,“我是,额,画画的。”


“诶?”相叶显然是不太理解目前的状况。


“只,只是给杂志画一些漫画而已。”抵不过相叶无良的眼神,二宫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本杂志递了过去,“这里,和这里,是我负责的内容。”


“你就是和之助吗?!”相叶粗略地扫了一眼面前的杂志,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相叶是这所盲校的老师,负责教低年级的学生语文和音乐。


“这本杂志我们学校有订哦。”相叶惊喜地看着二宫,“在学生里很受欢迎。”


“可……”


“你是想说‘盲校也会订杂志吗’?虽然说我们这里是盲校,但大多数孩子只是低视力或者存在视力障碍而已,别小瞧他们哦!”


“失礼了。”


“没事。”相叶摇了摇头,“盲校什么的,毕竟是大众印象嘛。”


“毕业之后被分配来了这里,起初我也很惊讶,从来没接触过这样的群体。但来了这里之后,才发现我真的是担心过头了,大家都只是普通的孩子啊,每个都很可爱。”相叶昂着脑袋回想初来学校的情景,脸上不自觉地带上了笑容。


“啊,抱歉,对你说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没事。”


“要来见见他们吗?学生周末也会来学校,他们很喜欢你画的连载呢。”相叶走到门边,回过头对着二宫发出了一个有些突兀的邀请。


 


No.29


“连载马上就要30回咯,你说要不要在30回的时候做个特辑?”


“都刊登到29回了吧,现在才说要做特辑会不会太仓促了,版面什么的也不够用吧。”二宫把稿纸一张一张地按页码排好,头也不抬地回绝编辑,“再说做不做特辑不是编辑决定的吗,哪有在30回这么不上不下的时候做的,起码也得50回吧。”


“真冷静啊。”编辑有些夸张地感叹着。


“是田口先生你太胡闹了。”


“我只是没几年就要退休了,希望在退休前给你做个特辑啊,毕竟当初就是我推荐的你。”


“好啦好啦,放心啦,我会在你退休前不停连载的,争取让你多做几个特辑。”


离漫画大赏还有3个月,这次田口先生罕见地没有提醒自己。


二宫轻轻地关上办公室的门,尽量压低脚步踏过大厦老旧的木质地板。


 


第五年的漫画大赏,二宫没有参加。


田口先生歉疚地告诉他这次也没有拿到出版社的推荐名额时,二宫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其实早有预感,这本杂志的年龄比二宫还大,早就过了大红大紫的时期,温吞着能出一期是一期。办公室里的员工越来越少,到现在只剩了田口先生一个光杆司令和来来去去的兼职大学生。等田口先生退休时,这本杂志就此走向停刊也不足为奇。


出版社只会花大力气捧当红杂志的画手,这样尴尬的处境,能拿到推荐名额才叫人大跌眼镜。


口袋里的手机在不断振动,大学同窗要组建漫画工作室,给二宫也发了邀请,并许诺了相当不错的待遇。工作室准备开在寸土寸金的东京,一旦下决定,就要离开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乡,去往那个无数梦开始与跌落的世界。虽说一切未知前途渺茫,但二宫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动了心,感慨着上家还没结账就开始找下家的自己的卑鄙时,二宫拿到了连载第30回的稿费。


把福泽谕吉粗鲁地塞进钱包,无意间瞥见了当初和田口先生在居酒屋庆祝连载启动时拍的合照。照片未经主人善待,开开合合里氧化打卷,一副饱经岁月摧残的模样。好不容易辨认出来自己当时染了头蜡黄的头发,年轻气盛,发根很快长出了黑色,配上粗短的黑眉毛,实打实的年少轻狂。


“喂,怎么样都是一个人住,不如搬到这里来啊,省着每个月这么烦的倒车。”


“那我倒车的6个小时就空出来啦,这6个小时又没事做,我没有那么多稿子要画啦大叔——”


“迟早会有的啊,呐我们一起,干杯——!”空气里似乎还回荡着啤酒杯碰撞的声响。


可梦想早就被蛀成空壳啊。


至少要做到50回特辑,二宫在乍暖还寒的街道上惊醒,没来由地想起才刚分别,坐在书桌后驼背又老花的老编辑,咬着牙跑起来。


 


No.35


连载做到第35回时,时光一刻不停地跨入了第六个年头,田口先生的退休也正式进入了倒计时。


“相叶老师——”教室的门一被拉开,坐在里面的学生立刻喊了起来,坐在座位上不安分地挥起了手。


“我回来啦。”相叶露出笑容迎了过去,“我出去的时候有好好做老师留下来的作业吗?”


“早就做完啦!”一个学生歪着头将厚实的作业本从桌肚里掏出来,手控制不好距离地打翻了桌上的文具盒,“今天我也有很认真地写作文!”


“我也有我也有!我还把相叶老师教的假名复习了一遍!”一旁的小女生也不甘心地报告起来。


“嗯,今天你也很努力!”相叶温柔地回应着他们,“到休息时间啦,出去玩一会吧。”


“耶——!”小孩子们欢呼起来,手拉着手出了教室。


低年级的教室就在一楼,孩子们的笑声远远近近地围绕了一圈,小小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了操场上。


“好厉害……”二宫走到了床边,这里能很清楚地看到操场,“如果不说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刚刚发话的女生走在最后,小心地扶着另一个女生慢慢地走着,踏上盲道后两个人都开心地跑了起来。


“是吧!他们都很了不起哦。”相叶也走了过来,声音里盛着满满的笑意。


“真的在买杂志诶,都翻烂了……”风吹进教室,将阅览架上的杂志吹开几页,二宫随手翻了翻,大概是一年前的一期了。


“嗯,每一期都在看,实在看不清的地方我就读给他们听,在新的一期送到之前,每天都看得津津有味的。”


“只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看到了……”相叶突然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诶?”


“啊你不知道来着,总编辑田口先生是我们这里的义工,他有跟我提过他快退休的事情。他退休之后,这本杂志似乎就要停刊了。”相叶对上二宫的眼睛,“抱歉,突然告诉你这样的坏消息。”


“没事。”二宫摇了摇头,他早有预感,不过是提早一点变成事实而已。


“不过人生不会一直糟糕下去的,总会一点一点变好的。”见二宫沉默不语,相叶突然拍上了他的肩,用力地晃了几下。


仿佛是什么信号,操场上玩耍的学生一人一句唱起了歌,唱到一半唱不下去重起了一个头唱起别的来,童声清脆,连夕阳都显得格外柔情,把影子长长地倒映在水泥地上。


孩子从来都是没有烦恼的样子,一首歌就可以不厌烦地唱到天亮。


“你之前说在招美术老师,可以和我说说详情吗?”似乎是被风涩住了眼睛,二宫用力揉了几把,转头问了相叶。


相叶眨了几下眼睛才反应过来,手里像端着什么滚烫的东西甩了好几下,滑稽得二宫笑出了声。


 


坐在回程的电车上,背包里塞着工作须知,二宫满脑子都是分别时相叶亮晶晶湿漉漉的眼睛。


“即使这本杂志停刊了,很快也会在别的杂志上看到二宫先生的连载了吧。”世界上真的会有这么郑重其事地咒自己喜欢的杂志停刊的笨蛋吗?


一所学校有这么热血的笨蛋老师,也许真的会带来好运吧。


自己都要被这样毫无章法可言的鼓励感动了。二宫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笑容,窗外天色已经黑透,渐渐驶离华灯初上的城市,两边景色变成了千篇一律的茂密树木,沉甸甸地将夜色压向车窗,与明晃晃的车灯展开无声的战斗。


第五年已经过去了,第六年,才刚刚开始啊。


 


No.44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坏的。”开春后第一次到出版社报到,二宫无视了编辑的暗示,毅然地选择了相反的答案。


“今年还是没能拿到出版社推荐名额,”田口先生摇了摇头,“漫画大赏的。”


“能想象到。”二宫毫无反应地将画稿交到了他手上,“嘛嘛,田口先生也尽力了,嗯嗯。”


“你这个安慰还真是形式主义啊。”


“好消息呢?”


“出版社批准了我的延迟退休申请,连载50回的扩大版特辑的版面也空出来了,合作愉快,和之助。”


“哎,本以为会有一个更年轻一点的编辑负责编辑呢。”二宫坏笑着启动了扫描仪,“还要在你的手下干啊。”


“喂,小鬼!”田口先生也不生气,检查起了二宫的画稿,确认无误的再交予二宫扫描,“我听说你去了盲校当兼职的美术老师。”


“听那个相叶说的吗?”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是相叶透露的。


“恩,他之前就挺想认识你的,学生都很喜欢你负责的版块。后来他开始找美术老师,我就想着不如介绍你去试试,没想到你动作还要快上一点嘛。”


“嗯,教一点简笔画和上色。电车还是只有那么一班,正好在那里打发一下时间。”


“这算是交上朋友了?接这种不计报酬的活不太像你的风格啊,平时接杂志漫画都是拣贵的接啊。”田口先生面不改色地戳了二宫的软肋。


“喂!我是这么斤斤计较的人吗!”二宫有些气急败坏。


“哈哈,我是在替你开心啊,恭喜你在这里交到第二个朋友什么的,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二宫用沉默进行了抗议。


“说真的,这的确是好事啊,多个朋友,以后也能多份照应。现在多好,你总算有除了我的办公室之外的第二个去处了。”清点完画稿,编辑摘了老花镜望着二宫,“以后我退休了,偶尔也要来我家玩啊。”


“当然会来了,这里也是,杂志还是要办下去不是吗?我还等着它变成半月刊,早点画连载100回的特辑呢。”


离开时,二宫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走到了看起来有些伤感的编辑面前,努力模仿印象里那个总是一脸灿烂的盲校老师,稍重地拍了几下田口先生的肩膀。


“人生呢,总是会一点一点变好的。”


 


No.45


相叶老师现在一点也灿烂不起来,在这个春花待放的烂漫季节里,被花粉症折腾掉了半条命。


“相叶老师,如果你再在后面这么大声地擤鼻涕,我就要把你赶出教室了。”二宫站在讲台上严肃地说着,很快引起了台下的哄笑。


“对不起。”相叶泪眼婆娑地拉上了口罩,“可是我真的没办……阿嚏!”


一个月一次的美术老师兼职,不知不觉也做了十个月。盲校里第一次有了美术老师,新鲜感吸引了不少学生。


“虽然现在只能按最低时薪给你报酬,不过我会向主任再申请的。”课间相叶站在走廊里,断断续续地陈述着。


二宫看着他泪水涟涟的样子,拉着他走到背风的走廊转角,“没事,你这样子和我讲话,总有一种我是压榨你的凶恶上司的感觉。”


相叶也笑出声来,继而又狠狠地抽了一下鼻子:“本来还想着春天了能带他们去公园写生呢,可恶。”


“这种日子去,你估计在半路就要举白旗投降了吧。”二宫毫不留情地打击着相叶。


“不过没想到你真的愿意来,我总听田口先生说和之助是个特别抠门的人之类的。”相叶很快振作起来,蹲在角落看站在上风口挡风的二宫,“和ニノ说薪酬的时候,我特别忐忑。”


“……田口先生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他也说过ニノ是个很温柔的人,却没什么朋友,听说你在这里兼职之后,让我和你要好好相处。”


多管闲事,二宫腹诽,“我去上课了。”


 


No.46


有的时候老人的话又格外地准。


相叶赶到医院的时候,一小时前分别时还活蹦乱跳的二宫头上缠了几圈纱布,在看见自己后歪着头打了个招呼。


“电车站有个老人在楼梯上绊倒了,我去扶他的时候磕到了眼角,额,稍微缝了几针。”二宫的左眼没有受伤,但碍于纱布,只能昂着头看相叶,“没什么大事,就是医生要我每天来换药,一个礼拜之后拆线。”


“我不住在这里,每天这样来回太麻烦了,田口先生年纪也大了,不太好意思去打扰他……就想问问……”二宫小心翼翼地措辞,他眯着眼睛也看不清相叶的表情,瞬间领悟了相叶所说的当初询问自己愿不愿意来上课时的紧张心情。


“你住我家吧,我来照顾你。”相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一路拉着手领回了家,相叶把二宫暂时安置在了沙发上,转身忙上忙下地收拾了起来。


“抱歉,一直是一个人住,稍微有点乱。”相叶的声音时远时近,“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你睡我的床吧,我打个地铺。”


“没事,我暂时也看不见。”昂着头实在太累,二宫干脆低下头闭上了眼睛,扮作了放在沙发上的一株盆栽。


从摔倒那一刻人群的惊呼开始,到急诊室里呼吸可闻的寂静,短短时间里经历了声音上顶峰至谷底的改变。再到相叶家后,二宫不得不感谢起相叶的花粉症来,除去透过纱布的微弱光线,只有相叶时不时的咳嗽声和翻箱倒柜的声音,不多不少,在不断提醒着他,身边还有人陪伴着。


等一通忙完准备入睡时,已经是接近凌晨了。相叶打着哈欠钻进自己的被窝时,才发现二宫还端坐在床上。


“ニノ还不睡吗?”


“我在想,如果这期不能按时交稿的话,田口先生可能就要再延迟一个月退休了。”


“有一点愧疚,到最后关头还要给他添麻烦什么的。但又不后悔今天的事,再给我选择一次的话,我还是会冲过去,不过这次我不会使这么大的劲了,撞到墙的时候疼死了。”二宫絮絮叨叨地说着,一点一点转过头,黑暗里却根本分不清相叶的位置,只好作罢,躺了下来。


“我睡了,晚安。”


“ニノ今天很厉害哦,像个英雄一样。”


“英雄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我其实很早以前就知道ニノ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相叶突然开了口,“大概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


“因为少子化和很多父母选择让孩子上普通小学,学校里招到的学生越来越少了。去年的新生,只有三个而已。”


“很吃惊吧?如果是一般的学校,早就废校了。正因为是特殊学校,才可以继续办下去。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没什么大波折,有了这样一份安稳的工作,也不用整天担心失业。这样想的我很狡猾吧?那段时间天天都是这样浑浑噩噩地生活着,上课、批改作业,把杂志上孩子们看不清的文字读出来。偶尔也会想,万一学校真的倒闭了,我可能就真的完了。”


“新学期的一次阅览课上,我还是给他们读着看不清的字和画。读完一个版块的时候,有个学生突然对我说。”相叶顿了一下,复又说了下去,“他说,‘相叶老师就是我的英雄。’”


“原来我成为了别人的英雄吗?哈哈,这样的话自己说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


“自那之后,面对这些孩子的眼睛的时候,这些卑鄙的想法就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原来我所做过的不起眼的小事,都在改变着他们。他们来这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学习假名,会认汉字,甚至能写出遣词优美的作文。他们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而不是只靠着盲文,得过且过地活下去。所以我想,如果,有一天这所学校走到了尽头,我也不会再害怕什么了。他们还需要我,我也离不开他们。我们总会在其他地方再相逢的。”


“你知道吗,秋天的时候学校和东京的一所眼科医院的合作就要展开了,到时候会有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来到这所学校吧。”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期杂志的那则四格漫画,是和之助画的「普通人英雄」。认识田口先生后,我就问过他和之助是谁,田口先生还给我看了你们的合照。明明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却这么了不起。我这样想着。”


“如果说我是学生的英雄的话,那ニノ就是我的英雄哦。”


怕压到伤口,二宫只能仰躺在床上,他感到身旁的床凹陷下去了一块,似乎是什么人凑了过来。原来他在这里啊,二宫这么想着。眼眶热得发烫,有什么东西要滚落出来。他侧过身去摸索,很快被纳入了一个并不算厚实的怀抱,却在手下的触感里感受到了无限的希望。


“后来我真的见到了和之助,他就像田口先生说的一样,聪明、温柔,事业受着不小的挫折却没有放弃过,还是个小气鬼。”


“喂……”


“我想成为ニノ的英雄,想成为ニノ一个人的英雄,现在也在这么做着。”


“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没关系,那我就做ニノ这个普通人的英雄好了。”


 


No.50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田口先生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笑着说道。


“退休快乐。先听好的。”二宫也找了张空椅子坐下,扫描仪被换了位置,这里似乎是要被改造成别的样子。


“连载50回恭喜!”老编辑还像模像样地拿出了一个纸烟花放了起来。


“就这样?那坏的呢?”


“我都要退休了,以后你就可以投奔年轻的编辑了,这还不算好消息吗?”


“凑合吧……坏消息不会还是没拿到出版社推荐名额吧,我早就不在投稿了。”


“坏消息是,我退休了,这本杂志也要正式停刊了,和你的50回特辑一期。”田口先生把公文包放在了乱糟糟的桌子上,从里面掏出了一份合同,“不过——”


“我替你向别的出版社写了推荐信,这家出版社想一并接过你的漫画,继续在他们的儿童杂志上连载。”


二宫有些吃惊地盯着合同上大名鼎鼎的出版社图标。


“恭喜你,你这回真的要登上东京的大杂志了。”


 


连载重开第一回的稿费,是相叶陪二宫去邮局取的。


“我还以为东京会怎么样,也只不过是通过邮政汇款而已,就不能大方地直接打到我的银行卡上吗。”二宫从邮局里走出来,一边吐槽一边把收据塞进了相叶的手里。


“好多。”看清了收据上的数字,比较了自己的工资,相叶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对了,你下午有空吗?”


“嗯有啊,今天也不用值班。”


“来帮我搬家吧,东西应该已经寄到了。”二宫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倒了6年车了,再也不想倒了。”


“哦哦好,诶?!”相叶这才反应过来。


“是搬到我那里吗?”


“对啊,因为不想再付额外的房租了。”


“ニノ好小气啊,明明赚这么多……”


 


No.25


「普通人英雄


英雄在休息日去打扫了被自己扫倒的建筑物,和改邪归正的小怪兽一起。


“下次我们在空旷的地方打吧,这样也不会造成破坏了。”


“可是这样的话人们就注意不到了吧?啊这堆建筑物明明都是你弄倒的。”小怪兽抱怨着。


“对不住啦,下次我会小心点的,晚上一起去吃关东煮吧,我请你。”


 


老奶奶的猫咪跑到了树上,因为下不来喵喵地叫着。英雄路过时,手臂一下子伸长,把小猫从树上抱了下来放在了老奶奶怀里。老奶奶还没反应过来,英雄已经消失了。


 


老爷爷在打扫阳台时不小心碰翻了花盆,在要落下楼的瞬间英雄暂停了时间,悄悄把花盆放到了安全的地方。老爷爷傻傻地摇了摇头,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看到这一切的小朋友有些失望,觉得做这些事情的英雄实在太普通了。英雄听了笑了笑,脚一跺地面飞走了。


因为我就是这样,做着不起眼的小事的普通人英雄啊。


 


——小学生月刊No.25 和之助·绘」




End.




最后一段是相叶读给学生听时的视角,所以出现了明明是文字却写着绘的情况(喂


之前有机会去了一次盲校见习,那里的医生说了一句,“希望这里每个孩子都能用自己的视力,努力地生活下去。”也见到了很多笑得很开心的学生,所以想试试看写一个这样的,两个改变了对方的人相遇的故事。


写的磕磕绊绊(哭


感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

评论

热度(33)

  1. Jesse°振听菠萝油 转载了此文字
    人生呢,总是会一点一点变好的
  2. 君君忘记了你信吗 转载了此文字
  3. 脸滚键盘振听菠萝油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糯米糍
  4. 忘记了你信吗振听菠萝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