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弱胜】傲娇是我们的传统(2)

推!!!

封白:

[即使弱小也能取胜]电视剧的同人

**谷内田健太郎x田茂青志




田茂青志来堂东了。

谷内田远远就听见有人和堂东教练大吵特吵,说什么棒球本来就是无所谓的东西。他声音拔高的时候有点尖。

虽然侮辱棒球应该让谷内田很生气,但他自己感受了一下,并没有特别不愉快。

大概是气话吧。

田茂青志明明就是喜欢棒球的,十年前谷内田就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喜爱。

但是谷内田不喜欢他面对棒球的绝对弱者的姿态。谷内田讨厌懦弱的人。尤其是在那个人除了棒球以外都很强势的情况下。

他暗笑堂东的现任魔鬼教练,明明就很欣赏田茂青志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却那么难听。

——如果他能预知到自己是什么表现就不会这么想了。

“全体集合!!”

田茂青志和堂东教练斗嘴几句,正准备离开,堂东的部员们却突然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一回头就看见了穿着西装的谷内田健太郎。

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田茂青志瞪大了双眼,微张着嘴。

于是谷内田一进来就看见了田茂青志这副模样。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距离上次见到田茂青志已经过去十三年,昔日青葱的少年应该已经变成大叔样子了吧。

但是怎么看都觉得他没变。除了愈渐成熟的气度和西服,田茂青志好像还是十七岁的那张脸。

加上遇到谷内田就会出现的这幅表情,好像是一个接起来的断点,继续播放十三年前的剧。

一个张狂的小子和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这样的剧到底该是什么走向啊。

耳边仿佛响起了某种背景音乐,好像是电影里用于恋人重逢的bgm,感觉很深情的样子,连喜悦都是小心翼翼的。

喜悦个鬼。

这种奇怪的心情让谷内田非常不爽。他决定先发制人。

说点什么。

“每每听到金属棒的声音,我就会清晰的想起”

“。。。想起什么?”田茂青志犹豫着接话。

“自己的高中时代。”

另一头传来一声含糊的“嗯”。

突然很不想把以前的事再拿出来说。

“我是堂东的特约教练,谷内田健太郎。”他正色到。

田茂青志也恢复了那副运筹帷幄的模样。“我是城德的教练,田茂青志。”

——本来是想抛掉以前的恩怨和他交谈的,结果田茂青志这样子叫人看着更不爽了。

田茂青志你记得我的吧,你明明是我的手下败将。

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谷内田有点紧张。

“城德。。。没想到你竟然还留在这片球场上”果然旧事重提了。

“是我的忠告不对吗”。谷内田也清楚地记得自己说过的话——“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想过这样说是不是太重了,但也就是想想而已。

“不,我不想沉湎于过去”,田茂青志抬头看他,眼神一如十三年前一样清澈。

不是在球场上,是在主席台上的眼神。

“也就是说,和那时相比你没有任何变化。”他看着田茂青志,那个人的眼睛里好像盛满了星辰。

“和那个,不让我好好打棒球的你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田茂青志有点好笑地和他说明这个问题,“不,那是我们理解不同吧,我自认为当初是好好打了棒球的”。

我当然也知道啊。

可惜这个棒球选手最不会对付的就是智商高的人。况且谷内田还发现,田茂青志是一个情商也很高的人。

一颗棒球在手里捏来捏去。

“。。。要接接看嘛?”

“不,不用勉强自己了,你的肩受过伤吧!”

谷内田抬手就把棒球狠狠砸出去,小球带着风刃擦过精英学者的脑袋旁边。

“这是我的棒球。”

田茂青志用胳膊护着头,惊魂未定。

“你。。你也不必使出全力让旧伤复发啊!太胡来了!我可是空着手呢!”

学者手指颤抖地指着他,“你你你的棒球,很不正常!!”

言毕落荒而逃。

作为曾经最出色的投球手之一,谷内田的准头好的很。

他得意一笑,怕了吧。心里隐隐有个想法……真可爱啊……田茂青志。

谷内田大概没有发现自己站在暗恋的漩涡边上了。

——田茂青志居然会为了棒球热血起来,谷内田感到又惊又喜。

“做个职业教练……好像也不错”




—tbc—

写的好糟糕( •̥́ ˍ •̀ू )

ψ(`∇´)ψxgg入社二十年快乐

最近好忙啊,连带着写的文也乱七八糟。其实一直都想写磁石来着( •̥́ ˍ •̀ू )但是没有不老歌)



评论

热度(12)

  1. 忘记了你信吗封白 转载了此文字
    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