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竹马】おかえり

不加葱的花卷:

幼稚园教师A×建筑工N,这篇设定是N领养了小孩×1


这是我即使卡了一个礼拜剧情也想要写出来的非常理想化的故事,因为个人想法特别强烈所以剧情写的很任性,而且写完不知道这里AN在一起的过程是不是恋爱。


有大量对话出没请注意*




01


小时候,在一节关于「喜欢的东西」为主题的美术课上,二宫和也画过一副关于家的画,然后用了很多的橙色去装饰那幅画,因为对于二宫和也来说,橙色是带着暖意的温和颜色,而家就是一踏进就会感到温暖的地方。


「和也画图画得这么好,长大以后想当什么?」


「造房子。」


「建筑师?」


「不是,是在工地上一点点把房子建造起来的工人。」


原本以为只是小孩子年幼时一个天真烂漫的梦想,长大后懂事了便会忘却了,只是二宫父亲没想到儿子居然真的在毕业后不顾自己的反对,去当了建筑工。


二宫父亲实在是不能理解自己儿子到底想要做什么,「你那些朋友一个个都成家立业了,即使是个普通小社员也是门正经工作,你读了那么多年书没事去造什么房子,又说什么想要个家但是又不去谈恋爱结婚,你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对你来说,家庭就只是结婚生子?」


「不然呢?」


二宫和也没有继续和父亲说下去,因为觉得没有必要了。对于一个不理解自己的人,再怎么解释传达也是无用功。


 


*


因为很喜欢小孩子,所以二宫和也时常在下了班后,去同在工地上干活的青木家里,教那个叫做悠太的小孩画画。


「幸好有和也叔叔呢,爸爸画画太丑了。」


悠太总是夸赞着二宫和也的画好看,而青木每次都是无奈地笑笑,说自己不过是粗活做多了。


认识青木三年之后,因为外出时的一次车祸,悠太失去了双亲,家中的仅有的老人也因为年纪大了带不动小孩。在被送往孤儿院的第三天,二宫和也去了那家孤儿院。悠太正坐在草地上,盯着孤儿院那栋粉色的房子发呆。


「在看什么?」二宫和也走了过去。


「房子。」


「喜欢房子吗?」


「喜欢,因为那是个温暖的地方,而且爸爸曾经说,要造个家给我住。」


蹲下身,二宫和也拉起对方的手,「叔叔也会造房子,所以叔叔继续帮爸爸给你造个家住好不好?」


悠太侧头,看着身边的二宫和也,对方笑起来时,嘴唇会勾勒出很柔软的弧度,就像在教自己画画时描绘出的那些线条一样。


悠太不自觉抓紧了二宫和也的手指,「大人不可以骗小孩子的。」


二宫和也把对方的手握在手心里,「恩。」


本来就对儿子的生活方式看不惯,这会儿又带了个小孩子回来,二宫父亲终于忍不住把二宫和也赶出了家门。


 


02


「笨手笨脚的男性,是绝对带不好小孩的,因为他们不够细心。」


「做什么事情都莽莽撞撞的,还要去照顾小孩子。」


「一个大男人整天不干些正事,整天和小孩子呆在一起,真是没有出息。」


从开始幼稚园教师这份工作到现在的一个月里,相叶雅纪常无意中听到别人对自己这样的评价。


「因为单纯喜欢小孩子所以想要和他们在一起」这种理由,甚至是家人都不太能够理解的。


所以在其他老师那里得知,二宫和也仅仅是因为悠太,就把其从孤儿院带回家一个人抚养的时候,还是有点惊讶的。


人会不自觉想要接近和自己有相同喜好的人,并对其产生良好的印象。所以感叹之余,相叶雅纪还对二宫和也产生了那么些好感。


可能因为两人同为男性,又都喜欢小孩子,所以有时候二宫和也过来了,而悠太还要陪朋友等家长来接所以还想再玩闹一会儿时,相叶雅纪会在同二宫和也讲述了悠太一天的表现后,再和对方聊那么会儿天。


也许是身边一直都没有可以诉说相同爱好的人,一旦碰到了一个愿意聆听还能理解自己的,便会是像找到了什么好东西一样。所以相叶雅纪一空下来便会挪到二宫和也身边去,而有相似遭遇的二宫和也也乐意并耐心地听相叶雅纪兴致勃勃地谈论着关于小孩子的一切,并时不时地附和两句。


由于天气工程进度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二宫和也有时会因为工作,迟了那么点来领悠太,但相叶雅纪看着对方喘着气跑进教室,又一个劲冲自己道歉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责备的话语。


借着等待的那段时间,相叶雅纪时常会和悠太在教室里聊会儿天,听说二宫和也职业是建筑工的时候,相叶雅纪很是惊讶,「他那么瘦小的身板干体力活?」


结果被悠太给嫌弃地看了一眼,「你们大人怎么喜欢看东西只看表面啊,和也才不弱小呢,和也在我眼里可强大了。」


相叶雅纪被这句噎了一下,却只是觉得那不过是一个小孩,对于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一个天真地看法而已。


 


*


相叶雅纪常被人说大大咧咧,做起事来横冲直撞的。比如老是不小心打翻小孩子的汤,或者是在和小孩子玩闹时自己把自己给绊了一跤,然后在小孩子没有恶意的笑声中被团团围住。


「真是粗心。」


「不过很好玩。」


「但是画画真的好丑。」


虽然不是什么表扬的话语,但因为不是用批判和指点的不善语气说出口的率直想法,所以相叶雅纪大多时候只是抓了抓刘海,然后装作生气的样子吓唬了一下对方后,再一次和小孩子闹成一团。


 


*


「和也,我外套纽扣崩掉了。」


正在和相叶雅纪谈论着悠太白天上课的表现时,悠太从远处跑了过来。


二宫和也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纽扣,「等会儿回家给你缝上。」


「可是和也你每次补衣服什么的都补得好差劲。」


相叶雅纪在一旁听到了,「我这里有针线,我这会儿就帮你补好吧。」


「你还带着这种东西?」二宫和也对此感到无比地惊讶。


相叶雅纪不好意思地冲对方笑笑,「因为我自己也笨手笨脚的,老是不小心勾破裤子什么的,就想要备着了。」


说罢转身去教室后排的柜子里翻出了个铁盒,掏出了针线,拿过纽扣和外套,开始专注而又熟练地缝补起来。


不过几分钟,重新缝补好纽扣的外套被递到二宫和也面前,「好了。」


接过外套,二宫和也确认了一眼,比起自己缝补出来后线乱成一团的诡异景象,对方的缝补技术的确好多了——即使是衣物内侧,纽扣另一端地方,那些重新补上的线,也是排列得整整齐齐的。


也许是有些惊讶一个大男人能把手工活做成这样,使得二宫和也不禁称赞了句,「谁说你笨手笨脚了,我看你做事挺细致的。」


「真的?」


突然被这么表扬了一句,相叶雅纪有点不确信。


「不然是没有耐心也干不好这种活的。」


难得从别人嘴里得到了句好话的相叶雅纪,没忍住,嘴角不自觉咧出个不小的角度。


二宫和也正好瞧见了,瞬间吐槽了出来,「咦你怎么可以笑成这样……」


「被人夸了有点高兴。」


「那你也不用表达得那么明显吧,收敛一下好吗,又不是小孩子。」


就像是一个人和另一个相处多了,会开始有相像的地方那样,二宫和也时常觉得,相叶雅纪有时就和小孩子一样。


比如说,得到了句夸赞后,会开始轻飘飘起来,然后便会不停地去做相似的事情希望再得到句赞赏。


于是自那以后,相叶雅纪便偶尔会提出帮忙补个衣服什么的。


「你会不会太热心了?」


「因为我妈从小就教育我,要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且我们现在算是挺熟了吧?帮一下又没什么。」


相叶雅纪往往这么回答二宫和也,而二宫和也总是说着「哪有那么多破衣服要补啊,更何况我也是个男人没有什么要你帮忙的」一口回绝对方。


 


 


03


二宫和也很少会请假,哪怕是身体有些不适的日子。但是每次要是在工作日碰上幼稚园的远足,面向家长的公开课、家长会,或是其他一切的亲子活动,绝对会请上一整天的假。然而知道对方处境的工头,每次都会大手一挥,爽快地接受了对方的请求。


然后二宫和也就会在当天早上,早早地从衣柜里找出自己最满意的衣服,并反复确认做好了各种充分的准备后,才在悠太的再三催促下出了门。


幼稚园这次公开课的主题是说关于「幸福」的见解。


相叶雅纪站在教室最前方,从那里能清楚地环视到整个教室的景色,也能一眼便看清在一群女性中,因从悠太微笑着从嘴里说出「幸福就是有和也的家」一句时,而露出了个同样的柔软笑颜的二宫和也。


课间休息的时候,相叶雅纪在教室里一个个地和家长交流关于孩子近期的情况,然后便听到了身边的几位母亲关于二宫和也的窃窃私语。


「听说是领养的呢。」


「真是可怜,一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好孩子。」


「对啊,怎么可能理解到小孩子细腻的内心啊。」


几乎是相似的话语,再一次传入自己的耳朵里,使得相叶雅纪倏地皱起了眉,迟疑着,却最终还是没有能说出口什么驳倒对方的话语。


*


「刚才悠太说得很好。」


和二宫和也简单地聊了会儿悠太最近在幼稚园的情况后,相叶雅纪又对着二宫和也,表扬了悠太一句。


「谢谢。」


「对他来说,那是幸福,那对你呢?」


「和他一样,有他的家。」


「你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吗?哪怕被身边的人指指点点?」


想起刚才那些人的话,也许是产生了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使相叶雅纪一瞬间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对方用了些许质问的语气突然冲着自己这么提问,使二宫和也呆了些许片刻,但瞧着对方还挺严肃的样子,便定了定神,用平稳的语气,朝着对方娓娓道来。


「我和悠太,就好比一个流浪者在路上找到一袋不小心被丢弃的面包,拿起一块送进嘴里发现是无比美味的味道而绽放了笑容,有些行人路过后,会嘲笑着或是不能理解。但是他们不是那个流浪者没有感受过同样的饥饿也没有尝过那块面包,所以无法理解那对于流浪者来说,会是可口的佳肴。流浪者会因为这袋面包恢复了活力,而那袋面包也因流浪者的笑容体会到了自己还有价值。这对于我们彼此来说,就是幸福。并且这份幸福,是我们互相给予的,而不是从我们身边路过丢了一个不善回眸的人。所以,无视他们就好了,因为我的幸福不是他们给的。」


相叶雅纪没想到对方会认真地回答了自己这么一大段,沉默了几秒,对着二宫和也,「悠太说的没错,你比我强大很多。」


同样没想到对方居然率直地夸奖了自己的二宫和也,摸了摸嘴唇,说话的语调不自觉上调,「……谢谢。」


 


*


「你刚才和和也在说什么啊?」


回到教室的时候,相叶雅纪被悠太一把拉住。


「他和我说了一个流浪者的故事。」


「哦,我知道,我很喜欢那个故事。」


相叶雅纪蹲下身子来,「我也很喜欢。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故事里,和也要说自己是流浪者吗?」


「因为和也被迫离开了家,一直在靠自己的手为梦想在打拼。」


相叶雅纪不解,「那也称不上是流浪者吧。」


「那你知道流浪者即使漂泊再久,内心最终需要的是什么?」


歪头凝神想了想,相叶雅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然后用渴求的眼神看着悠太寻求想要的答案。


「还是家哦,所以和也一直在努力地亲手去建造,无论是在工地上,还是在我们居住的那个地方。」


听完这句的相叶雅纪,伸手摸上了悠太的脑袋,「你之前说的没有错,和也真的很强大,无论是在哪个方面。」


然后就被悠太,也笑着拍了拍脑袋,「谢谢你愿意认同和也。」


 


04


10月初的时候,幼稚园举办了次亲子秋游。当二宫和也铺好桌布,在草地上坐好,然后打开了自己花了好长时间准备的便当时,被正好路过的相叶雅纪瞥见了,结果就被嘲笑了一番,「明明画画那么好,给小孩子做的便当居然可以做的那么丑。」


「有什么关系,味道好就行了,吃下去还不都一样?」被这句戳中了二宫和也瞪了对方一眼,「当幼稚园教师画画能画出各种抽象的不明生物的人没权利说我。」


相叶雅纪张了张口,本还想反驳什么,却被从远处跑过来的悠太打断了。


「和也,我想去爬树。」


「恩,可以啊。」


合上手里的便当盒,二宫和也从草地上爬起来,然后跟着悠太往种了几颗两米小树的地方走去。


相叶雅纪瞧见那边还有几个没有家长陪伴的孩子聚在那里吵闹,有点不放心,便也跟了过去。


「那我上去了哦。」


用小手扒上了树干,悠太冲着二宫和也说道。


「没关系,你放心上去吧,我在这儿呢。」


「老师我也想爬!」


见着悠太上去了,另一旁的直人也喊了一声,然后拉了拉相叶雅纪的衣角。


迟疑了一下,相叶雅纪还是同意了,「那你当心点。」


说完抱起对方送了上去,然后牢牢地紧盯着直人,并伸出手隔着点距离护着对方。


 


*


「直人你在干嘛呢,快下来多危险啊。」


本在不远处和其他母亲聊天的上杉太太瞥见自己孩子正在爬树,几乎是跑着过来,一把把孩子从树上抱下来。


「可是我想上去啊。」


「妈妈都说了,危险的事情不可以做,你怎么会想到去做这个?」


见着直人被母亲训着,一副委屈的样子,相叶雅纪在一旁帮忙解释了句,「男孩子调皮是天性,想爬个树很正常。」


「小孩子懂什么,他说要这么做你就顺着他啊,有时候真不知道你们这些男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小孩子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就让他去做,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然后伸手保护着他,我和相叶老师是这么想的。」


冷不防被二宫和也回了这么一句,上杉太太抱着真人瞪大了眼睛。


「走,我们去那边草地上玩。」


无视了对方投来带刺的目光,二宫和也推了推悠太的背。


见对方毫不在意地离去后,上杉太太只能不满地撇了还站在原地相叶雅纪一眼,然后边在嘴里嘟囔着,边抱着孩子离开。


 


*


也许是和相叶雅纪相处多了,二宫和也见着对方一个人坐在草地上发呆,便也开始多管闲事地走了过去,在旁边坐下。


「想什么呢?」


察觉身边坐下的是二宫和也后,相叶雅纪愣了愣,然后寻思了片刻后,还是把内心的想法冲着这个能理解自己的人,诉说了出来。


「我有的时候觉得,像我这样笨手笨脚又粗心的,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人,为什么还要当幼稚园老师。所以我很佩服你,可以用瘦小的身板支撑起一天的工作量,并能无视别人的眼光努力去照顾好悠太,我在想,是什么在支撑你走下去。」


二宫和也看了眼远处在玩耍的悠太,想了想,「应该是称之为喜欢的心情吧。因为喜欢,所以就可以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里面,一个人在做想要做的事情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累的。我觉得是你的话,一定能明白,哪怕小孩子再闹腾,你喜欢他,你再累你对他流露出的也是笑颜。」


顺着二宫和也的眼神,相叶雅纪也把目光停留在小孩子身上,「真的只要喜欢就够了吗?」


对方的声音带着些不确定,二宫和也转过头,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对着身边的人,「幼儿园教师这条路,是你自己想走的吧?那就可以了,每个人行走在自己选择的那条人生大道的时候,会怀抱和捡起很多喜欢的东西,身边总有太过空闲的人会像看着那个流浪者那样,仅是因为他们不能理解不喜欢就擅自评论否定,但是你一样可以像那个流浪者一样,有喜欢的事物就牢牢藏在怀里,因为那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只要它们没给别人带来麻烦,你也没觉得有给自己带来负担,你就可以背负着他们走下去,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道路,与他们无关。」


对方说了长长的一段,相叶雅纪都有一个字一个字好好地聆听着,却是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见对方不说话,二宫和也还是选择继续说着,想要借着鼓励的话语向对方传达着什么,「悠太很喜欢你,他也说了,这个班里很多小孩子都觉得和你相处很开心,你也喜欢他们,这就够了不是吗?如果你还是在意那些眼神的话,你可以辞职不干,因为我说了,那是你自己的道路由你自己决定。但仅仅是作为另一个和你走在相似道路上的路人来说,我希望你可以坚持下去,因为我能用心感受到,你是真的做的很好。」


说完后,二宫和也把视线转回悠太身上,然后就这么坐在相叶雅纪身边,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过了很久,听到耳畔传来一声,「谢谢。」


「谢什么?」


「愿意鼓励和认同我。」


相叶雅纪侧头,二宫和也能看见对方的眼角,有向上画出了细小而又柔软的角度。


「……没什么。」


不自觉地,二宫和也用着同样柔和的声音回应了对方。


 


*


相叶雅纪一直都清楚,自己缺少那份怀抱着喜欢的东西走下去的勇气。


一个人在路上不安地背负着一些事物低着头走了许多路,突然有人来到身边,把那样自己一直寻求的,可以支撑着自己抬头挺胸走下去的东西从怀里拿了一部分出来,分了一点塞进自己手里的时候,相叶雅纪一瞬间有那么点感激。


等再一次遇见对方时,总觉得是不是也要把自己拥有,而对方缺少的也分给对方一点。


「你们家最近有没有什么要缝的,或者是什么手工活呀?」


对方近期来又总是时不时会问起自己这些问题,二宫和也每次的回答依旧是没有。


「你是不是小瞧我啊?」


「没有啊。」相叶雅纪满脸的真诚,「我都说了你很强大了,不过再厉害的人也有弱点吧,总有需要人帮忙的时候吧。」


二宫和也牵起悠太的手,转身留了个背影给相叶雅纪,「不劳烦你费心,我现在手工可比以前好多了。」


 


05


就像再聪明的人也会有失策的时候,一直自持就算身子板小但身子骨还算硬朗的二宫和也在初冬的时候,在工地上吹多了冷风,还是引起了高烧。


晕乎乎地踱到幼稚园的时候,教室里只剩下了相叶雅纪和悠太在那里等着。


相叶雅纪从幼稚园的医药箱掏出张降温贴贴上了二宫和也的额头,「玩脱了吧。」


冰凉的降温贴覆在额头滚烫的地方,让二宫和也在在瞬间清醒了许多,同时觉察到对方手指无意触上自己额头时,带着丝不经意的柔暖。


哼哼了两声,二宫和也拉起了悠太的手。


见对方就要往外走,相叶雅纪忙喊了一句,「哎等会儿我一起。」


「你不顺路吧?」


把医药箱塞进柜子里,相叶雅纪拿出自己的外套套上,「那啥,有点不放心。」


「你能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还能晕在路上不成?」


「我这不是怕你遇上抢小孩的吗,我看你现在这状态人家一抢你都追不上。」


「别人不知道,我看你倒是有点要抢小孩的味道。」


二宫和也回头撇了眼相叶雅纪,把悠太往怀里护了护,如此说道。


相叶雅纪举起了手,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我可是一片好心啊,而且你就不能偶尔依靠一下身边的人吗?」


「我还没脆弱矫情到发个烧就连送个孩子上下学都不行了,别小看我们这种从事体力活的人。」


「我从没小看过你,我都是把你当超人看的,不过超人也是人,生病了就得好好休息,硬撑的话只会越来越严重,你又不是小孩子这点道理总能明白吧。你不让我跟着也行,那我明天早上过来。反正你们家的地址我有。」


二宫和也背对着相叶雅纪不说话,过了很久,冲着身边的悠太,「明天早上去幼稚园的路上要好好听相叶老师的话哦。」


 


*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相叶雅纪果然出现在了二宫和也的家门口。


从二宫和也手里牵过悠太的手后,相叶雅纪把手里的保温瓶递了过去。


「这什么?」二宫和也盯着对方手里的东西,却没有接过来的意思。


「把你的面包带走了,怕你饿着所以给你点口粮代替一下。」


见着对方没有动作,相叶雅纪把保温瓶硬塞进二宫和也怀里,「拿着,不然你又说我抢你东西。」


然后打开门,「我们走了。」


「和也我出门了哦。」


门在悠太的话音落下之后的几秒被带上,二宫和也怔怔地看着手里的保温瓶,然后打了开来。


还是滚烫的米粥的白色雾气一下子扑上了脸,是令人招架不住的湿热。二宫和也忙往旁边测过了头,然后立马盖上了保温瓶的盖子。


脸上还残留着层浅薄的水蒸气,带着些酥酥麻麻的感觉在脸上滚过,往下滑至胸口某个地方后,又很快地消散于干燥的空气之间。


二宫和也抹了抹脸,把保温杯放在桌上,回到房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后,乖乖地闭上了眼睛,睡觉。


 


06


相叶雅纪家的晚餐时间,以往都是很热闹的。相叶雅纪在小的时候,常会在饭桌上兴致勃勃地和父母讲自己一天遇到的各种事情。到了工作后,话题就变了小孩子。从那时开始,父亲便不再接话,而是板着脸默默地坐在那里吃饭。再后来,相叶雅纪便不愿意在饭桌上提及关于自己的一切。


这天,相叶父亲却是难得开口说了话,「我在朋友一家公司给你找了个职位,你去面试看看。」


相叶雅纪吃饭的动作顿了顿,「我有工作。」


「我已经忍着你闹了一年了,还不够吗?」


「我没有闹,我认真的。」停下了进食的动作,相叶雅纪朝着父亲用严肃的口吻说着。


「可是我就是看不惯。」


「那我搬出去,你看不到不就行了。」


冲着父亲说完这句后,相叶雅纪再一次拿起碗加速扒着碗里的饭。


然后在吃得干干净净后,对着一旁本想表达什么,却还是在父亲威严下没有开口的母亲说完「我吃饱了」后,在父亲怒气眼神的注视下,上了楼。


 


*


哪怕是再小的一点细节,也都逃不过小孩子的眼睛。


「你眼睛最近好红,是不是没睡好觉啊?」


被扯了扯衣角这么问起,相叶雅纪只好对着悠太解释道,「因为晚上一直搜租房的信息所以睡得晚了,我决定要搬出家里了,说不定也要成为个流浪者了。」


悠太看着面前的相叶雅纪,思索了一会儿,「看在你一直有在帮和也的份上,我给你个建议吧。」


「什么?」


「有的流浪者看到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说不定会腾个地方给你挤一挤。」


「真的?」对于悠太的话,相叶雅纪感到半信半疑。


对方流露出的不信任的表情让悠太不禁撇了撇嘴,「我才不像你们大人一样老是说谎呢。」


 


07


晚餐时间的时候听到有敲门声,二宫和也起身去开门,结果看到相叶雅纪手插着口袋锁着脖子站在门口,满是不解。


「我没听说今天有家访啊。」


「不是家访,是迟来很久的道谢。」


二宫和也靠着门,「我可不记得我有帮你什么。」


「秋游那次谈话,刚才一个人在寒风里走着,突然想起来了,觉得挺暖和的。有点感谢那个流浪者,就想着要不要给他点谢礼吧。因为我看他一个人过的挺辛苦的样子,而我的优点大概就是热心多管闲事还比他身强力壮。所以想要不要把我自己送给他,他不在的时候帮他看个面包防止被人偷了什么。」


听完这段,二宫和也站在原地盯了相叶雅纪那么小半分钟,然后朝着面前的人提问,「那你知道流浪者都有什么坏习惯吗?」


「什么?」


「得到了什么好东西就会抱着不撒手了。」


「所以?」


「给你个机会,现在逃还来得及。」


相叶雅纪直勾勾地看着二宫和也,对方也大大方方地回望着自己。


于是相叶雅纪在对方的注视下抬起了脚,一脚踢上了墙壁后,立马一下子蹲下来,硬挤出了个十分疼痛的表情,「脚趾好疼,不能走路了。」


二宫和也见着对方这一连串行为,简直不能更震惊,以至于没忍住推了对方肩膀一下,「……你居然可以这么幼稚?!」


被突然推了这么一掌,导致相叶雅纪有些重心不稳,下意识地,相叶雅纪一把拉住对方的手来调整自己的平衡。


「哎,放开。」


二宫和也抽了两下自己的手,试图挣脱。


「不放。」


相叶雅纪用力地抓住对方的手腕,抬起头笑着看着对方,「那个流浪者教我了,有什么看上的东西就要好好抓住。」


二宫和也的动作在听到这句后瞬间停了下来,片刻后,「你还挺会学以致用的。」


「谢谢夸奖。」


用另一只手握住对方的,二宫和也拉了拉面前的人,「外面还挺冷的,我就放你进来吧。」


 


*


深冬的时候,二宫和也难得地和工地上的友人一起在下班后去喝了酒。


回到家,从玄关进来的时候,整栋房子里只有房间还亮着点灯光,紧紧关上门隔绝了外面的寒冷后,二宫和也依旧觉得有点冷飕飕的。


由于风大,又在外面走了好久,以至于二宫和也整张脸现在还是僵住的。


踢开鞋子扯下围巾,又使劲扯了两下脸后,二宫和也才走近房间。


悠太已经睡了,相叶雅纪正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津津有味地研究那些画册。


「你每天再这么看画画能力也不会进步的。」


相叶雅纪抬头,看到二宫和也瞬间笑了出来,「你这脸怎么红成这个样子,干活的时候被砖块给砸了?」


「外面风吹的好吗!我冻得整张脸都快没知觉了。」说完又搓了两下。


听着对方这么说着,相叶雅纪合上手里的书,然后起身来到对方面前,伸手抚上对方的后脑勺,在拉进了两人的距离后,低头浅吻了下去。


然后只是轻柔地,用自己的唇贴上对方的脸颊。


待能从对方的肌肤上感觉到一点温度后,便缓缓地离开。


然后对着眼前的人,用着轻缓的语气,一点一点地道出对方一直等待了很久的那句话。


「欢迎回家。」


二宫和也抬头凝视眼前的人,房间内有柔软的橙黄色灯光摇晃着落在那人微扬的嘴角,脸上被亲吻过的地方还能感觉到些温热。


动了动唇,二宫和也用的是同样缓慢的语调。


「恩,我回来了。」




-FIN-








*


那么这里开始是关于这文的由来和一些碎碎念,觉得这个故事还行的GN可以选择继续听我说几句↓


这文的由来,是来自于高桥优的《おかえり》里,「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对你的事情指手画脚」这一句歌词,因为欢迎回家这句话是家人会说的,而我认为家人和外面的人是不一样的,对你伸出的应该不是指指点点的手和评判否认,而是疲惫后温柔环住的双臂还有支持认同,这里AN的相处模式是鼓励帮助理解肯定,所以A才能踏进N的那个家说出家人的那句「欢迎回家。」


其实真的很天真很理想化的一个故事但是因为文是虚构的所以我会选择时不时把现实踩碎了丢垃圾桶的。


然后说为什么不知道写的是不是恋爱呢,因为两个人在一起,成家之前叫做恋人是爱情,成家之后在一起是扶持,两种相处方式要做的事情是不同的,不过反正结局都在一起了过程不重要(你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