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假如

白熊夫人:

假如门把是电影主人公。


大概是系列1.


毫无疑问,每个梗都是正大光明的抄袭借鉴的。


 


《阿智正传》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人钓鱼是不能停的,我只能够一直的钓呀钓呀,钓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


这种人一辈子只能白一次,那一次就是他还没开始钓鱼的时候。


大野智


 


《东夜西会》


每个人都会经过这个阶段,看到一件迷彩,就想知道穿上后是什么样。


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穿上之后,你会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


回望之下,可能会觉得还是不穿更好。


樱井翔


 


《东游西戏》


你要一个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清空他最喜欢的游戏存档。


相叶雅纪



《二大大的救赎》


听我说,朋友,攒钱是件危险的事。


不告诉我你的银行卡密码我能叫你发疯。


二宫和也


 


《春光乍润》


当我站在瀑布前,觉得非常非常的难过。


我总觉得,应该要戴上墨镜。


松本润


 


《一代渔夫》


大野先生,今日我把鱼竿送给你,往后的路,你是一步一个渔场。


大野智


 


《荞麦森林》


我们分手的那天是愚人节,所以我一直当他是开玩笑,我愿意让他这个玩笑维持9个月。


从分手的那一天开始,我一直吃着一碗荞麦面,1月25号那天到期就停。


因为荞麦面是他最爱吃的面,而1月25号是我的生日。


我告诉自己,我能忍受吃一种面不断的时间最长是270天,他如果还不回来,我这个人在荞麦面里就会变胖。


樱井翔


 




《大渔俱乐部》


在那里,我才真正的活了过来。


大渔俱乐部只在钓鱼时存在,就算是我认为钓得很棒的人,钓鱼结束后,也会马上改变。


在俱乐部的我不是其他地方的我。


刚来俱乐部的人,皮肤都是光华洁白的,几周后,就像碳烤过的面包。


大野智


 



《喜钱》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没有钱,那么就很多很多的汉堡肉,如果两件都没有,有一个游戏机也是好的。


二宫和也


 



《花样晒黑》


樱花只开一季,皮肤只能黑一次。


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在阳台上睡觉。


相叶雅纪


 


《百年溜肩》


很多年以后,樱井主播站在买西装的队伍前面,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买垫肩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樱井翔


 



《行长俱乐部》


行长俱乐部规则:


绝对不要花钱;


第二条:绝对绝对不要花钱。


二宫和也


 



《霸王好帅》


不是说好了帅一辈子,就是少帅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叫一辈子!


松本润


 


《渔夫正传》


生命就像一片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竿钓上来的会是什么鱼。


大野智



《工口山》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部人妻系。


相叶雅纪


 


《东通西关》


看来你的年纪也有三十出头了,这三十多年来,总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见,有的游戏曾经很难,也许你想过要通关它们,但是你不敢。


哈,又或者你觉得不值,其实通关,很容易。我有个朋友,他的技术非常好,不过最近生活有点困难,只要你随便给他一点日元,他一定可以帮你通了那关。


你尽管考虑一下。其实通一关不是很容易,不过为了生活,很多人都会冒这个险。


二宫和也



《钓金枪的少年》


钓你,千千万万遍。


大野智


 


《Sho》


人们总是用至诚的外表和虔诚的行动,去制定一个魔鬼般的日程表。


樱井翔


 


《小润飞刀》


帅不帅,是一个问题,怎么样耍帅,是另一个问题。


松本润


 


《大话荞麦》


曾经有一份满满的荞麦面放在我面前,我没有好好去珍惜,当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着那份荞麦面说:我吃你!


如果硬要给这碗面加一个期限,我希望能吃一万年。


樱井翔


 


《皮蛋时期的爱情》


不可避免,皮蛋的气味总是让他想起索吻受阻后的命运。


相叶雅纪


 


《何以荞麦默》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碗面出现过,其他面都会变成将就。


而我,不愿将就。


樱井翔


 


《东京游戏迷故事》


寂寞不是因为没有人陪,而是因为没有游戏机。


二宫和也



《变钱记》


一天早上,二宫和也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张万元大钞。


二宫和也


 


《樱井足球》


一个人如果没有日程表,那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樱井翔



 


《来自Disco Star的你》


在舞台上,任何工口都可以被原谅。


相叶雅纪


 


《迷彩决定去死》


很奇怪,你们不屑穿迷彩,却害怕自己与众不同。


樱井翔



 


《情肤》


小智已经老了。


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他走来。


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小智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是白面包,人人都说你美。


而现在,我是特地来告诉你,对我来说,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饱受阳光炭烧的肤色。‘’


大野智



 


《二丽塔》


钱,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


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二宫和也


 


《樱井教父》


永远不要当着外人的面看自己的日程表。


樱井翔


 


 


《双连帽衫》


这是一件最美丽的衣服,也是一件最难穿的衣服。


樱井翔


 


《了不起的处女座》


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是处女座。


松本润



 


《日本旅行者的荞麦》


我还以为,你不会吃我。


樱井翔



 


《大话迷彩》


我的意中人会穿着一身七彩迷彩服来娶我。


樱井翔



 


《这个游戏不太冷》


 “我想我爱上你了,马里奥。”


“这是我的初恋,知道吗?”


二宫和也


 


《游戏记》


四师兄,你的存档又被三师兄清空了!


松本润



 


《松本润的救赎》


大爷是一件好事,也许是人间至善,好大爷从不会流逝。


松本润



 


《秒速五色度》


 “你知道秒速五色度吗?”


“哎?什么?”


“你觉得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是leader变黑的速度,秒速五色度。”


松本润



 


《闻香识炸鸡》


如今我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我总是知道哪家店里的炸鸡是最好吃的,毫无例外,我知道!但是我从不去吃,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刚才,我已经吃饱了!


相叶雅纪



 


《相叶没想到》


那夕阳下的摔倒,是我逝去的青春!


相叶雅纪



 


《天堂桂花楼》


生活和麻婆豆腐不一样,生活难吃多了。


相叶雅纪



 


《大海里的守望者》


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任何鱼。


只要你一谈起,就会想念起钓鱼来。


大野智



 


《名鱼探小智》


皮肤,永远只白一次。


大野智



 


《炸鸡濛濛》


Masaki!Masaki!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吃炸鸡!


开门呐,开门!你有本事吃炸鸡,你有本事开门啊!


樱井翔



 


《墨镜森林》


你神经啊?装帅这么私人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说给别人听的!


润斗



 


《迷彩•卡列尼娜》


被穿的迷彩都是相似的,穿迷彩的人各有各的亮点。


信号灯



 


《堕落财布》


我听人讲过,任何钱都是要花的。


我不知道你的钱什么时候需要花,不过我想,应该很快吧。


二宫和也


 


《无间马里奥》


Aiba:给我个机会。


Nino:怎么给你机会?


Aiba:我以前没得选择,现在我想要保存你的存档。


Nino:好,跟我的小冰蓝说,看它让不让你找回存档。


Aiba:那就是要我死?


Nino:对不起,我是玩家。


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


 


 


《游戏王》


我是要成为游戏王的男人。


相叶雅纪


 


《花样棒球》


如果,我多一只棒球手套,你会不会跟我一起玩?


相叶雅纪



 


《东京森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炸鸡会过期,麻婆豆腐会过期,连咖喱都会过期。


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终于,当我见到Ninomiya拿出17年前的皮带,我懂了。


相叶雅纪


 


《竹马快跑》


如果没有遇见我,你会一直等到我出现吗?


二宫和也


 


《破碎糊脸之心》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五点的棒球,是一堆游戏,也许真是这样的,二宫和也先生。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糊脸却又收回的手。


相叶雅纪

评论

热度(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