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你信吗

誰もない

好几年都忘了的生贺

坂田银时生日快乐🎂🎁🎊🎈🎉

《寂寥退潮》

*坂银、剧场版背景有

*超级渣文笔+慢更

*清水

*贴吧首发

*写在漫画剧情之前(2014年暑假),对于松阳老师的死因,因为带有自己的猜测所以写的不是太符合

*有一点点改动


☆chap.1



“呐金时,有兴趣加入我征服星辰瀚海的旅途么?”

黑色的毛球被顶在头上一本正经地随着附和者身体的起伏而晃动着。



“我还是对一场说走就走的温泉旅行要感兴趣啊,坂本ちゃん。”

小指从鼻腔中经几番探索才获得的深褐色柔软宝物,在刚满足见识外面的大世界的愿望还没达到反射弧的时间时,就被毫不留情地留在了那一团褐色的茂密丛林中。



“真是无情啊金时,明明我才是那个年少时期伴你左右、青年时期托付后背、中年时期打拼下一番事业只为你一个人的男人啊。”

黑色毛球···下面的墨镜似乎能够渗出水来。



“但你明明知道我只要鱼塘。”

豪饮完一杯草莓牛奶,空留一个外形线条优美的玻璃杯在桌上落寞。似乎全身心都能够酿造出草莓果酱,丝毫不为霸道总裁的言语所打动。



“金时,我明白战争之后,你就注定和我不是走一条路的人。我们都想为那白布裹挟的老师的头颅贯彻他所传授给我们的守护之义。但我只想告诉你,鱼竿我有不shao······”

还没说完,黑色毛球就被一只宽实、有力的手掌给拍得歪向一边,随即便有些微微肿胀。



“坂本!”



“对不起······”



“无论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江户。对你而言,那就是我不会离开这个星球。”



“就算这里已经俨然成为了末日般的断壁残垣?金时····”


话未尽,只见对方从腰间的黑色皮带与上身和服外套形成的夹层中,拿出2个100円硬币放在桌上,调整了下左侧腰间木刀的位置,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咖啡厅。



日暮烧灼的残云缭绕在喑暗的天空,应和着被楼房、商厦、工厂的废墟所掩埋的地平线,就像胡乱地在细长的疮疤上涂上稀释不全的染料,可悲却无言。



「老师」这两个字就如同坂田银时脑海中被交错复杂的神经和庞大的脑组织给埋没掉的地平线。

若有些提起那往昔,痛苦的回忆就连绵不断地从黏稠的泥沼中涌现出来。



与现今江户相似的夕阳颤颤巍巍地挂在天空,似乎没有那丁点血红的光亮支撑随时都会坠向万劫不复。


四个青年身上咸腥的血气不曾随凄风消散,他们的刀还未入鞘,但都仅是固守在一匹白布的四角,不去回望那正中呈放的恩师的首级。



气氛枯于无言,又苦于无声流淌的泪水。



末日?与那时相比,又能如何摧毁他们的心智呢?



咖啡厅里,坂本辰马将早就冰凉的咖啡一饮而尽,望着桌上的硬币,下意识地苦笑。



“草莓牛奶,得500円啊,银时。”




☆chap.2



坂本辰马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天已经全部被黑暗侵入。



他下意识地将老老实实待在袖子里的手挣脱出来,屈肘环绕在腹部。

对于他的想念,已经到了模仿他的一举一动的地步了。



漫步在繁华的街道上,他飘转的目光略过道路两旁相差无几的风俗店,隐约传出来中年大叔爽朗的笑声和陪酒女的娇嗔。



攘夷战争失败之后的苦痛并未在人类星球上延续太久,天人所带来的各种高科技产物或是技术让幕府没有犹豫地就接受了。

这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学习别人优点,再自己用来发扬光大。



他一直担心自己会接受不了时代没有任何磨合地更迭着,生硬地将现实压在身上。

但多半是麻木了,他开始穿梭于宇宙的每个地方,停驻在每一个和地球大相径庭星球上,只是为了逃避那个虚假的世界,战争之后被撕下温和皮肤披上冰凉无情的星球,在那里的生活人们硬是继续地生活。



但是每当有任何交易要去地球一趟,他总是不会推辞,而是以最快速度解决完事物之后,就回到江户去。



仅是对于那人的执念吧。


他在江户并没有可以安身的住所,每一次都是短暂的停留在【万事屋银ちゃん】的牌匾下,试着找回许久未用调笑语气,若成功,就拜托楼下的老板娘捎句话,若未果,就挠头转身离去。



他还记得最后一战结束,经过了令人绝望的长时间寻找后,在尸体堆中发现坂田银时。



那一袭勾勒出壮健身材的白衣,染上了混合着人类鲜红血液和天人异色血液,干涸后越发粘稠,贴在了他身上。

从撕裂的棉布中,可以看见狰狞的伤口未经任何处理,似乎覆盖了过去的旧疮痂。



坂本辰马头上的血液还在持续流着,意识恍惚之时,惊觉自己并无一点担心。



这可是要失去他了吗?



回答他的,是坂田银时那一双曾经嗜血、暗红的眸子,来不及闭上。

一动不动地,诚挚地,投影出天空中盘旋的乌鸦。



坂本辰马闭上眼,笑了笑,径直倒在了坂田银时身边失去了意识。



醒来之后,只知道曾叱咤风云的白夜叉蒸发在了世间,立下为松阳老师报仇的誓言也在最终战役中磨灭。



天知道当他从桂那里得知坂田银时尚安好时,泪水瞬间就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然而一次又一次花费心思制造偶遇般地寻得他,用过去的轻松愉悦的语气叫着他金时,安心于他似乎回到了16、7岁时不靠谱的性格,享受着每一次地炸毛和暴力对待。



失落着没有任何犹豫地拒绝。



「我只是,不想让你在这个被掩盖了裂痕的世界中,强作欢颜。」

TBC

第二更和第一更出入很大,我能力问题|||

简单解释一下,设定与原著相同,第一更纯属作者逗比心理反射,二更进入最初的走向:坂银二人自攘夷战争之后长时间未见,而坂本发现自己无法舍弃与银时之间的羁绊所以一直纠缠(?)着,想让银时从了自己去遨游宇宙,带他去看不一样的风景(喂)。这个攻方死求烂打+两人场合+内心OS过程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看作者尿性多半蹲个半年可以完善脑洞。